雪野信息门户网

夏伊指挥马勒《第六交响曲》:这不是悲剧,而是英雄的战歌

10月15日晚,在指挥里卡多·柴利(riccardo chailly)的带领下,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再次来到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,以马勒80分钟的第六交响曲为开场,进行为期三天的演出

第六交响曲是作曲家马勒最感人的作品,也是马勒唯一以悲剧结尾的交响曲,被称为“悲剧”。

这部作品充满悲剧和神秘,然而,从纯粹的音乐角度来看,它是一部了不起的杰作。无论是结构和内容的完美结合,极其高效的材料加工,华丽的匹配设备,还是流畅的对位技术,它在首次亮相一个多世纪后仍然令人惊叹。

里卡多·夏伊指挥马勒第六交响曲30多年,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以演奏马勒交响曲而闻名。两天前在北京,乐队还演奏了马勒的第六交响曲,反响很好。音乐评论家寇燮(Kou Xie)听完现场后直言,这是乐团回归巅峰状态的标志,并进一步说服他“演奏马勒是琉球森的命运,我希望从现在开始,琉球音乐节每年都会演奏马勒交响曲!”

在上海,里卡多·夏伊的马勒第六交响曲也很受欢迎。音乐评论家任海杰在现场听过马勒的第六交响曲四五次。今晚这是他听过的最棒最感人的一次。“这个让我想起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。英雄的身体可以被击倒,但他的精神不会被打败。《马勒6》是一部悲剧,但我听到的不是悲剧,而是一首英雄的战歌。"

在上海,里卡多·夏伊的马勒第六交响曲也很受欢迎。本文的场景图片由组织者提供。

指挥家阿巴多和琉球音乐节创立马勒音乐节已经将近十年了。阿巴斯多于2014年去世。两年后,里卡多·夏伊接过指挥棒,成为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。

里卡多·夏伊比阿巴多年轻20岁。早在他指挥生涯的开始,他就和阿巴斯多一起在斯卡拉歌剧院担任助理指挥,并收到了阿巴斯多的个人传记。

在2016年与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的第一场音乐会上,里卡多·夏伊带领管弦乐队演奏了马勒的第八交响曲,完成了阿巴斯多音乐生涯最后十年的“马勒全集”计划。2019年,里卡多·夏伊和他的代表团回到马勒的第六交响曲。

“马勒将永远是我们的中心和曲目,但管弦乐队将向前发展。我希望将来能带来更多丰富的曲目,比如斯特拉文斯基、柴可夫斯基和拉赫曼尼诺夫。他们的作品很少在琉球乐团演出,尤其是拉赫玛尼诺夫,他的《第三交响曲》和琉球森有很深的渊源

里卡多·夏伊相信拉赫玛尼诺夫将在管弦乐队中占据重要地位,并在未来成为像马勒一样的新传统。同时,他还说管弦乐队将引进更多的当代音乐。最近,他委托一位作曲家创作了一部当代作品,将于2021年琉球森音乐节首次公演。

无论是琉球音乐节的艺术总监迈克尔·弗里格(Michael Friege)还是音乐家,他们都在这一点上支持里卡多·夏伊。“他们非常愿意做多次尝试。演奏当代作品对音乐家的成长非常重要,这将给管弦乐队带来活力。”里卡多·夏伊说。

此外,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每年都会邀请指挥家客串演出。在过去的两年里,一直是希丁克。稍后,它将尝试邀请其他指挥合作。"给管弦乐队带来不同指挥的声音和诠释是非常重要和有趣的。"里卡多·夏伊说。

琉球音乐节艺术总监迈克尔·弗里格(Michael Friege)认为,里卡多·夏伊的指挥风格前卫且与众不同,与阿爸多完全不同。在音乐家眼中,里卡多·夏伊非常有条理,一切都井井有条。他是一个头脑高度集中、态度健康、向上积极的指挥家。他从不生气,至少对音乐家不生气。音乐家们也很高兴和这样一个友好的人一起工作。

“我们都一起创造音乐的快乐。这是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从诞生之初的精神。这也是我们今天不可或缺的精神。”里卡多·夏伊说,与其他管弦乐队相比,琉球音乐节管弦乐队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音乐家们只在8月才聚集在琉球,并在两个星期的演出后返回工作岗位。"每个音乐家都是杰出的音乐家,他们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而走到一起的。"

"排练时我们非常努力,有时我们简直筋疲力尽。"虽然聚会和排练时间不长,但里卡多·夏伊反而玩得更开心了。“每个音乐家对音乐都有自己的理解,可以给管弦乐队带来个性化的诠释。作为一名指挥家,我也带来了自己的个性和诠释。我最喜欢观察音乐家的直觉和对音乐的第一反应。"

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作为一个“夏季有限”的节日管弦乐团,其音乐家来自世界各地。有些是交响乐团、室内管弦乐团、独奏者和大学音乐教授。他们几乎是世界上最有声望的音乐家,被称为“梦之队”。

如果一个人在其他交响乐团工作,琉球音乐节的管弦乐队更像是音乐家的爱好和享受。他们每年夏天都会在风景如画的琉球相遇,互相启发和学习。

琉球每年夏天,乐团都会在两周内排练三套音乐。所有的音乐会结束后,他们将解散并回到自己的家园。国际巡回赛结束后,他们将在两周内重新组合并巡回五到七场音乐会。一年后,整个管弦乐队才合作了一个月。

对于音乐家来说,16岁的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还不到年龄,就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,充满青春气息。它没有历史包袱和深厚的传统,所以它可以摆脱传统的束缚,尝试新的轨道,创造新的声音和刺激。

马勒之后,琉球音乐节管弦乐团将于两晚后在上海演奏拉赫曼尼诺夫的《第三钢琴协奏曲》、《第三交响曲》和柴可夫斯基的《第四交响曲》,这可以说是一剂强有力的良药。几乎每个首都都有命运的力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三首歌刚刚在今年夏天的琉球音乐节上亮相。音乐家们仍然记得这种音乐,每个首都都以他们的原始风味和新鲜风味搬到了上海。

永盈会

相关推荐

雪野信息门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雪野信息门户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雪野信息门户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雪野信息门户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雪野信息门户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